宁花七小时车程来看病,我院这个科室到底有多大能耐?

时间:2019年11月0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点击数:

        说到“疝气”,这无人不知的名字在许多人眼里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病。当然,普通病也不能普通治,在与时俱进的当下,不断更新的手术方式与手术技术对术后的康复程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多种疝病中,有一种“疝”不仅发病率低,手术难度也相对高许多,那就是“白线疝”。

        近日,家住凉山州会理县的彭某就因这个病慕名来到我院解决了心头痛。

        7个月前,刚生完孩子的彭某终于坐满月子,这本事件可喜可庆的事情,却不巧发现自己肚子正中间突然冒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鼓包”,这还有什么心情 !

        彭某迅速到当地医院求诊,经确认腹上的包块为“白线疝”,结合彭某当时的身体情况,可以暂不治疗。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既然不是什么要命的病,就等孩子大点再手术吧。”

        “白线疝”的发病率非常低,而手术是惟一治愈的方式,但白线疝的手术范围要比普通膳疝大几倍,手术难度大,自然就有术后恢复慢、复发率高的风险。

        日子一天天过去,彭某发现腹部的“鼓包”有变大的趋势。当地医院要求彭某尽快接受手术,知道妻子的紧张和焦虑,远在西藏工作的丈夫也专程赶了回来,

        可对于彭某和家人希望用“腹腔镜”微创手术方式尽快恢复正常生活的要求,当地医院不敢接招。

        小两口又抱着希望往邻市攀枝花赶,没想到接连的两家医院所考虑的顾虑让彭某同样不安。

        “才怪了,小小的疝气还没地方治了 我们到成都去!”怕妻子担心,丈夫帖心地安慰着。其实到底去哪儿,举棋不定。但互联网时代,还怕找不到答案 

        手机上一条关于我院胃肠外科医生邓先锐、万顷夺得“全国腹腔镜疝手术视频大赛川渝区选拔赛第一名”的新闻醒目地跳到彭某丈夫的眼前。再一研究,更是信心十足。

        决定一下,彭某便在丈夫的陪伴下乘坐7个多小时的大巴前往500多公里以外的“眉山市人民医院”,直到见到手机上说的两位医生和胃肠外科的整个医疗团队,这才安了心。

        得知这一情况科内非常重视,在科主任徐国宏的主持下迅速确认了手术方式以及治疗方案。10月30日,入院后两天的彭某在副主任医师邓先锐和主治医师万顷等人的协同手术下,顺利完成了“完全腹腔镜下Sublay腹壁白线疝修补治疗。”

        当笔者见到彭某时,已是术后第三天了,这天彭某恢复的很好,正和丈夫轻松的聊着天,听说再过两天就能康复回家、伤口疼痛也会一天比一天减轻时,小两口笑着说:“看来这个决定做对了。”

 
 
 

        “感谢二位对我们医院和科室的信任,的确这个白线疝是非常少见的疝病,自然手术难度也高许多,我们通过腹腔镜在狭窄的身体“缝隙”中进行精细分离,将腹壁肌后的各个解剖层次联通,人工创建的一个手术空间,放置补片,再让腹壁各个层次回到原来的位置,最终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患者的手术很成功,当然,像这样高难度的完全腹腔镜Sublay腹壁白线疝修补术在我们眉山地区也算是首例了。”徐国宏介绍道。

                                                                                                                              杜佩聪 文/王一忻 图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